您好,欢迎来到郭学立玄海禅易研究中心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主页 > 住宅风水 > 应用案例 > 应用案例

郭学立玄海禅易研究中心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永泰集贤苑岭南新世界
电话:020-61157327
传真:020-61157327
邮箱:gds3364@163.com
网址:www.guoxueli.cn
邮编:510400

“犯地名”的趣事谈

时间:2019-10-15 15:04来源:原创 作者:郭学立 点击:

“犯地名”的趣事谈
我老家所在村的西边邻村,有个小村庄叫梁庄,再偏西头有个庄叫纪庄。纪庄大,梁庄小、才几十户人家。
地理形势是:北边地势高,纪庄就在北方,偏点东北。梁庄地势低,偏点西南。

两个村的东边有一道河,经常有水流淌,经梁庄东边向东南方流去。因为这条河在夏秋季下大雨时,经常发大水,洪水奔腾而泻漫过堤坝,使处在地势低的梁庄经常受水灾。所以,在村东头就堆沙成堤挡水灾,堤上包括村东至河边种了很多梨树,当地称梨园。

梁庄本来就不大,又加上周围种的树多,在外边或远处就看不到这个村庄。因为常年太阳照射不到,有种阴森森的感觉,村子的东北角又有一个枣树林,一大片的枣树,与东边的梨园相邻,有一条小路由东南窜过枣林向西北邻村延去。
 
梁庄村小,人口稀少,几代人都是如此,一直旺不起来。村里基本都是姓梁的,外姓很少。
村里的老人有时聚在一起,也常提村里旺不起来的原因。其中有人提到:咱们村总是不兴旺,是不是犯了地名的原因?咱姓梁(粮),北边姓纪(鸡),鸡是吃粮的。古人都有犯地名之说,咱这里应该也是犯了地名的问题。

但这种问题怎么解决呢?
大家也想不出方法。后来有人提出找个会看风水的,看有没有办法解决。因解放前虽生活条件不太好,但懂看风水的较多。后来在外地找了个风水先生,村里老人带先生到处转了一遍,又把北边纪庄的事讲给先生听。先生听后说就是这种毛病了,我给你们说个化解的方法,在你们村东北的枣树林边建个“黄鼠狼庙”。供奉黄鼠狼大仙,就可以了。因黄鼠狼是吃鸡(纪)的,可以保住粮(梁)了。

大家听后非常高兴,但有个问题是:原来没有,现在突然再那里建个庙,纪庄的人要知道是对他们不利,来破坏怎么办?人家的人多力量大,我们又斗不过人家,谁来出这个头可能都会惹祸上身。

也有老人说:大家心不齐,都胆小怕事,咱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,总不能看着一代不如一代,长久下去可能咱们村就绝了,你看现在都有好多单身汉娶不到老婆,不绝才怪哩。

一听说单身汉这三个字,村里当家的老人一拍手说:“对,有办法了,就用单身汉来搞!”
然后把村里的单身汉找来,晓之以理,说准备在枣树林建黄鼠狼庙,恐纪庄的人来破坏,捣乱不让搞,你们几个无家室,生活也难过,建庙这事由你们几个负责,村里给各家打个招呼,拿出点粮食、钱物,在那里搭个窝棚,你们几个住那里看着,有人破坏就放点狠话,就说:反正你们都是一个人过,他们谁敢来捣乱,只要他们不把你们几个打死,我们整不过他们大人,我们就整您孩子,整他们家里的人,看他们整天在家待着不出门。

这话放出去以后,就开始选址建庙。也为了不招摇,不建大的,建个小的能管用就中了。真的从建到完工都挺顺利,纪庄也有人去看过,但看到几个光身汉在搞,也没人敢捣蛋找事。这就是有钱的怕没钱的,胆小的怕胆大的,胆大的怕不要命的。平时还怕这些光身汉像饿狼一样找自己老婆的麻烦,相邻又这么近,几步路运。谁想惹这样的麻烦?所以总算圆满的完成了全村的心愿,心安理得吧。
 
我那时还小,这些事情都是纪庄村东头一个姓李的老头告诉我的。
这个姓李的都叫他老歹(即凶恶、坏的意思)。因他解放前是个刀斧手(即负责砍犯人脑袋的人),也称为“刽子手”。解放后政府不用这种人了,就回到老家放羊。
我还听说很多人不愿意和他在一起玩,特别是喝酒时,他总是习惯性地喜欢盯着别人的脖子看。还经常三句话不离本行,讲他砍人的技术怎么好,怎么熟练,一刀下去绝对从要求的骨头缝中过去,一刀完事。这也是熟能生巧练出来的。所以,别人都烦他。
 
我那时刚上学,在路上经常看到他放羊,顺着河每天一个来回,有时碰到他,我喜欢跟着羊群跑着玩,后来熟悉了,他也让我去帮他赶一下跑远的羊。特别是星期天不上学时也找他,跟着羊群玩。
我还记得他给我说:你帮我放羊,等我这个带头的大羊生小羊时送给你一个。听他说送小羊给我,高兴极啦,就很卖力的帮他赶羊,他好在树下躺着休息。和他玩了一年,也不见那领头羊生小羊。后来大点了,才知道那领头羊是公的,是不会生小羊的,就不跟他玩了。
 
但他给我讲梁庄的事却牢记在我的脑海里。我还专门好奇爬到庙前往里看写的啥东西。
只见此庙从地基到庙顶,最多也只有一米三左右,宽度大约八十公分,深度有六十公分左右。真是不大。门口只有二十公分宽,高不到四十公分,内里靠北墙贴着一个牌位,上边写着“供奉黄鼠儿郎大仙之神位”。门口摆个香炉。
除了几个光身汉经常点香祭拜外,村里的人有时也会到庙前拜一下,时间长了,也都平安无事了,况且此庙是建在自己村里的地里,也没人找麻烦。
 
随着时间的推移,有的人都把这事忘掉了,但细心的人则感觉到纪庄和梁庄真的有了变化,那时不搞计划生育,自从建了黄鼠狼庙以后,慢慢的梁庄的人多了起来,除了自然生育子女多以外,其中几个光身汉也娶到了老婆,生儿育女。光身汉也少了。
反而是纪庄的生育能力下降,人口逐渐减退,几十年的光景,梁庄现在是个大庄了,而纪庄则由外姓的移入,没剩几家了。
 
关于梁(粮)纪(鸡)这种风水斗法的事,虽然有点怪诞悬疑,甚至荒唐,但确实,我是从中看到了事态的发展和变化。也只有将信将疑了。
因为世上有很多东西是说不清的,有些事也不得不信。这就是花花世界,无奇不有,大千世界,千奇百怪。


(责任编辑:玄海禅易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资料阅读

郭学立玄海禅易研究中心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永泰集贤苑岭南新世界
电话:020-61157327 传真:020-61157327
邮箱:gds3364@163.com     豫ICP备18010425号
新版帮助
扫二微码